九墨

【安雷】星期恋人(序)

人生无望。

安迷修生无可恋地这样想到,他看着对面雷狮那张黑得堪比锅底的脸,第一次如此迫切地希望听到雷狮恶劣的话语。

然而下一刻,在安迷修充满尴尬和希冀的眼神注视中,雷狮咬牙切齿地盯着安迷修,以想要生啖其肉的目光说了一个字。

“好!”

安迷修眼前一黑,茫茫然不知所措,险些一口血上来哽得当场去世。

安迷修,男,二十一岁,刚刚献出了人生中第一个对男性的告白,对象是雷狮,他的死对头。最重要的是,一秒之前,雷狮答应了他的告白。

一阵兵荒马乱之中,凯莉深藏功与名地悄然离去,手中是一部开了录音的手机,次日在学校论坛中掀起一波腥风血雨。

凹凸特大事件,大三安迷修和大二雷狮化干戈为玉帛,勾搭成对了!

【安雷】Heaven(下)


他带我入筵宴所,以爱为旗在我以上。

---------------------------------------------------

安迷修定定地看着雷狮,摇了摇头将凝晶流焱收了回去,那一瞬他想了很多,想天堂,想他的骑士道,想雷狮。最后他靠近雷狮,忽视了身边电光闪烁的雷神之锤。

“你说得对,我和你是一样的人。”

他们都犯了原罪,傲慢到张狂。雷狮固然做了公正的审判,但所谓的公正又是根据什么来判定的呢?最终还是只看一人心意的主观臆断罢了。

而安迷修固然是个合格的护卫长,依据他的骑士道对“恶”处决,但他的骑士道,也终究是“他的”,又是谁给他处决的权力?还是他自己而已。

雷狮说的没错,他们是一样的人。在他人眼里再尽职公正不过的两个人,骨子里比谁都要独断而傲慢。

区别只在雷狮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从一开始就知道,而安迷修或许也明白,但却假装不明白而已。

所以安迷修需要雷狮,布伦达让他了解了公正,而雷狮揭示了这个假象,让他真正明了海面下涌动的暗潮。

他和雷狮从第一次见面就注定了他们的纠葛,现在种种都无法令人感到意外,他们相似却截然不同,所以只有在一起时才是完整的。

雷狮也收回手中的雷神之锤,却是上前一步拥住了面前的安迷修,安迷修一动未动,耳边清晰地响起雷狮低哑的笑声。

“那么安迷修,做出选择吧。你是护卫长,还是骑士?你是天使,还是安迷修?”

安迷修紧紧握起了拳,看上去犹豫不决,但他清楚,有些事情,从一开始他内心里就有了选择。

---------------------------------------------------

一年前,天堂审判长布伦达私自释放监牢罪犯,违反戒律,后更名雷狮,堕天后叛逃天堂。此事一出,全天堂为之震惊,天堂秩序混乱一时,幸而护卫长安迷修镇压罪犯,局势才安稳下来。

一周之后,大天使长丹尼尔下令让安迷修追捕逃犯雷狮,但护卫长至今未归,天堂自那之后也再没有搜索到逃犯雷狮的气息。故今日起天堂正式宣布护卫长安迷修在追捕逃犯过程中与逃犯同归于尽,因公殉职。

---------------------------------------------------

“雷狮你给我起开,你压到我翅膀了!”

安迷修拽着自己的翅膀尖心疼地摸来摸去,一年以来第无数次感到后悔,恨不得一巴掌打醒过去鬼迷心窍的自己。

雷狮一脸不爽地盯着安迷修洁白的羽毛,身后黑翼一展直接糊上了安迷修的脸,呼啦一下把他扇下了床。

“这种碍眼的翅膀压断了最好,你倒是跟我解释清楚,有本事跟我走,怎么没本事堕天?”

安迷修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刚抖干净身上的羽毛,就听见雷狮的问话。他身体一僵,背对着雷狮回他话,余光却是忍不住扫向雷狮身后漆黑的翅翼。

“还不许我喜欢白色了吗?我倒是觉得这样子比你那样黑漆漆的好多了。”

雷狮看着僵立在原地的安迷修,危险地眯起眼睛。

“安迷修,你今天别想给我糊弄过去,到底是为什么你给我说清楚了,我忍你一年就不错了,你还嫌我的翅膀难看?”

安迷修站了一会儿,终于叹了一口气回头看向雷狮,他俯下身轻抚雷狮的翅膀,神情专注甚至有些许虔诚。雷狮略带兴味地挑了挑眉,却是任由他动作,眼中的锋锐也软和了些。

“雷狮,或许你不觉得,但你的翅膀……我很怀念它过去的样子,”安迷修笑得有些羞赧,眼神里却蕴着温柔,“比我所见过的任何一种……更让我印象深刻。”

雷狮却是嗤笑一声,抬头对上安迷修如有碧波荡漾的眼睛。

“所以,你到现在还在怀念布伦达?”

安迷修无奈地站起身,正准备说什么,下一瞬雷狮就拽住他的领子,将他一把拉了下来。安迷修愣住的下一秒就感知到唇上温热柔软的触感,他看着雷狮眼中闪耀的璀璨星河,反手拥过雷狮,将他再次压倒在了床上。

喘息间安迷修似乎听到雷狮的声音,让他不自觉地露出了个温暖的笑,下一刻又被雷狮揽了下去。

“说的好像你的翅膀比我的难看到哪里去似的。”

阳光正好,春意正浓,所有事情总会有个美好的结局。

End.

终于写完了,虽然感觉写的和我想表达的有些出入,不过总体来说还是没错的,希望大家喜欢w

【安雷】Heaven(上)


愿你吸引我,我们就快跑跟随你。

---------------------------------------------------

到达人间的时候正是一个明亮的黑夜,夜空里缀满了细碎的星辰,安迷修觉得这一幕莫名的眼熟,就像某个人的眼睛,凝着内敛却耀眼的光芒,让人觉得该死的好看。

第一次见到布伦达是在圣堂里,丹尼尔在上面絮絮叨叨地讲述他的长篇大论。下面的天使走神的走神,挑衅的挑衅,一眼看过去就没几个有个正形,因此正襟危坐的布伦达就格外显眼。

安迷修的目光就那样不自觉地凝到了他身上,端详的眼神掠过他柔软的黑发和挺拔的身姿,最后落在他俊秀的脸上,然后就直直地对上了一双熠熠生辉的紫眸。

至今为止安迷修仍在唾弃自己当时的表现,堂堂天堂护卫长,上扫叛乱下打恶魔,怎么被人看一眼就慌了呢?以至于会议一结束,安迷修就逃命似的离开了圣堂。

结果一失足成千古恨,鬼知道那些闲得没事干的天使眼睛怎么那么尖,安迷修前脚刚踏出圣堂,后脚他们就开始传安迷修和布伦达不和。几天之后,安迷修出门一听传闻,自己都怀疑是不是真的和布伦达有深仇大恨。

安迷修害羞的少男心至此破碎,心里列了七八九十条和布伦达搞好关系的章程,结果一见面气氛瞬间冷成北冰洋。安迷修看着对面布伦达冷漠的眼神,觉得他一定和自己一样尴尬至极。

两人关系有所转变的契机还是在一次圣堂议事,几位大天使难得联合起来商讨新一批堕天使的处理事宜。安迷修投了处决票的那一刻感觉到身旁一道带着趣味的目光,一转头就对上了布伦达的视线。

安迷修想着心里却突然有些不安,空气中隐隐传来不安分的波动,他当机立断退后离开了原地,下一瞬一阵电闪雷鸣附上了那片空地,空中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嚣张声音。

“怎么,一段时间不见,安迷修你傻了吗?”

安迷修有些意外,却又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他抬头就看到雷狮扇了扇那双如今漆黑一片的六翼,缓缓地落了下来。些许月光落在他翅膀,使它们透出些绸缎一般的光泽。

安迷修对上雷狮那双黑夜里依然显眼的眼睛,恍惚间回到了圣堂一样,天堂鼎鼎有名,本该圣洁公正的审判长布伦达,眼中却满是张扬肆意和隐隐的跃跃欲试。

就和眼前的雷狮一样。

一击不成之后雷狮倒再没有什么动作,他只是盯了安迷修半晌,张口欲说些什么。

安迷修就是在这一刻出手的,他心里蓦地涌现出一股不安和焦躁,促使他唤出凝晶流焱就冲了过去,重重击在了雷神之锤上。

雷狮嗤笑一笑借着势向后方跳去,安迷修正想追上去就见雷狮猛地冲了回来。安迷修愣了愣,手上不知为何一松,雷狮在这一刻凑近他耳旁。

“想见布伦达吗?骑士先生。”

安迷修反击的动作忽然停住了,他死死地盯住雷狮,眼中真正开始燃起了怒火。

“雷狮,众所周知的谎言就没有再被提起的必要了。”

他顿了顿,又一字一顿道。

“布伦达早就死了。”

“被你杀死的。”

---------------------------------------------------

安迷修一如往常地等在审判厅外,审判结束后自然而然地迎上了出来的布伦达。

还没来得及说出哪怕一句话,安迷修就见布伦达转头直勾勾地盯住了他。

“安迷修,你知道这次的审判结果吗?”

不待安迷修回答他自顾自地接了下去。

“处决。”

安迷修停下脚步,对上同样停下的布伦达的眼睛。

那双眼睛里是熟悉的肆意张狂和蠢蠢欲动,此刻盯着安迷修的姿态,就像一只狮子盯住了精疲力竭的猎物,下一刻就能咬破猎物的喉咙。

布伦达忽然笑了,悦耳的笑声里带了点不易察觉的低哑。

“安迷修,我不是布伦达,从来不是。”

“你呢,你是安迷修吗?骑士先生。”

布伦达,不,雷狮重新迈开脚步,再没看安迷修一眼,只留下安迷修僵立在原地,耳边回荡着他最后仿佛蛊惑人心的话语。

“承认吧,安迷修,你和我是一样的人。”

---------------------------------------------------

“不继续攻过来了吗?护卫长大人。”

面前的雷狮还在挑衅,安迷修握着凝晶流焱的手上绽出青筋,脚下却是一步未动。

“你终究没有你所想的那么在乎天堂,那你的骑士道又是为何而存?”

雷狮的问话和他心里所想重合在一起,安迷修看着他,觉得自己其实早就看清楚他了,或者说第一次见面起就知道他是怎样的人。

那为何从来没有告诉过大天使长?哪怕知道他最终会做出什么样的抉择,知道一切都会因为他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安迷修心里很清楚,再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清楚了 ,或者说直到这一刻他才没有逃避,真正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因为他需要他。

安迷修需要雷狮。

TBC.


感觉没写出我想表达的感觉,不过这一章其实透露了蛮多了,也欢迎大家在文下讨论,比哈特w

【安雷】Heaven(序)


安迷修抬眼看去,正对上一双璀璨生辉的眼睛,好似人间的星辰都坠入进去,只为装点他如夜的双眸。

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布伦达。

----------------------------------------------------


安迷修无奈地叹息一声,扇了扇背后那堪称华美的六翼,抖落了一地羽毛。


护卫长本来是个平时可以尽情偷懒的闲职,毕竟这么多天使守着,也没几个傻到直接冲上天堂和人干架。而监牢里那些不安分的家伙更是被人管得服服贴贴的,心理阴影大过天,让他们学猫叫就绝不汪汪叫。


但谁叫前些天出了件大事,这些家伙一拥而出地逃窜,搅得整个天堂人心惶惶,偏偏整个天堂还就没个能治他们的。于是敬爱的大天使长丹尼尔大人白纸黑字文书一下,把无聊得都快发霉的安迷修拖出来披挂上阵,干这件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


可想而知,当那新上任的小天使笑容腼腆地送来一份任务书时,安迷修的心情是多么郁郁,从而掉了一地毛的。

但看着小天使闪亮亮含着憧憬的目光,安迷修便不得不露出个自信爽朗的笑来,接过那份叫他咬牙切齿的任务书。

翻开来一看,呵,熟悉的白纸黑字简洁风,比起什么格瑞的骚包花体,鬼狐的暗黑哥特简直堪称天堂的一股清流,好嘛,又是丹尼尔大人。

安迷修匆匆扫过任务书,小天使正在他对面偷偷瞅着他,却看见刚刚那沉稳帅气的前辈表情忽然一肃,那双清亮如碧潭的眸子忽然暗沉了些许,浮上些他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注意到对面小天使好奇的眼神,安迷修回过神来,对他温柔地笑了笑,迅速拿出笔在任务书上勾勒上自己的名字。

快速将任务书递过去,安迷修又挥手招来不远处的副手,叫他盯好了那些反了天的逃犯,匆匆交代完就准备下界去。

只听身后的副手瞥了小天使一眼,犹犹豫豫地问起如何处置,安迷修莫名地回望他一眼,碧绿的眸子里映满不解,但还是耐心地回答了他。

“自然是格杀勿论了。”

安迷修说着笑起来,是那种清爽到极点而显得分外明亮的笑容,小天使却心底发寒,上下牙齿磕碰几次都没能开口说出一句话。

安迷修没去看他,只是似是急不可耐一样直接挥手开了下界的门,下一刻就跳了下去,从始至终都没给他真正开口说话的时间。

副手毫不见怪,只看向身边的小天使,指指他手中签了名的任务书。小天使这才回过神来,猛然张开翅膀,逃命似的飞走了。

副手叹息一声,哀叹着自家长官又少了一位倾慕者,脑海中却浮现刚刚匆匆一眼扫到的任务内容。

追捕逃犯雷狮。

TBC.

人憔悴

说好了几天后就会有后续,然鹅我低估了我解决作业的速度,做完以后不久又开学,复习得昏天黑地忘了写完后续orz

总之非常抱歉,今天终于把后续写完了,希望大家喜欢,这篇是小明视角,所以大概OOC得比较严重,大家多担待点。

再重申一遍这里是伪君子式少侠,完全不光明磊落,纯属私设,如果有接受不了的请退出,谢谢。

很痛。似是从骨子里弥漫开一股滞涩的疼痛,压得人连气都透不开来,床上的少侠无意识地痉挛一下,蜷成一个防备的姿势。

一旁的桌子边上坐着一个人,一位美艳无比的女子。只此时那张盛极的脸上却覆着一层冰霜。

方莹,或者说方思明背对床坐着,手中捧起一杯茶,却也不喝。只摩挲着杯沿,眸色暗沉不定。

背后传来声响时,他下意识地回过身去,就瞧见少侠缩成一团的模样。心中怒气更甚,却还是放下手中早已凉透的茶水,从袖中摸出一瓶药来。

他原以为少侠这般的人物是最好懂的,执著却过于天真,有些时候更是傻得无药可救。连对着他这样的人都能说出朋友这样的字眼。

方思明向来不信少侠的话,初入江湖的人总是这样,但活下来的还有谁能天真呢?少侠也不会例外。

然而少侠却像是拗着一股劲,他将她视若无物,她却总能找到他。玉石玩件,一样样地都捧到他面前来,明明两人都明白,他是绝不会差这些东西的。

但在方思明看来,最不可理喻的是他自己,鬼使神差地拦下了要处理东西的属下,简直像是着了魔。

事情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行去,方思明甚至怒不可遏过,少侠却还是寻到了他面前。至那时为止,方思明才真正意识到,事情到底到了多糟糕的境地。

耽于情爱,难成大事。昔日说过的话如今却成枷锁,狠狠地勒在他的脖颈上,甚至呼吸都是疼痛的。

披着一副绝好的皮囊,内里却藏着恶鬼,伺机而动,将碍事的人都撕咬干净。瞧上好皮囊的人数不胜数,但又有谁愿意去拥抱恶鬼?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两人看似是知己,相约同饮,实则心里都清楚这关系如履薄冰,一过界就是冰寒刺骨。

方思明厌烦甚至厌恶这种感觉,情愿坠下去也不愿,或者说不想如此在意。偏偏有人定要拉他一把,血液都要被冻结还不放手,执著地要保这个“朋友”。

方思明那时真的想一走了之,不再相见是最好的事。但情爱终究让人软弱,他心中竟也存了一份可笑的期冀。叫他等了下去,等一个选择。

但他终于等来那样的抉择,少侠终究是光明磊落的人物,一言一行皆想拉他去正途。但他何等人物,如何触及不存于世的光?

然落得这等境地,少侠仍唤他做朋友,方思明觉得可笑至极,却不得不承认心里涌动着满涨的欲望,像凶兽欲择人而噬。

当他意识到这件事时,竟乎狼狈不堪地远离了她,掩饰成决绝的假象。他想到会再见着她,却想不到再见时,少侠会是这样虚弱的,仿佛他一伸手就能取了她性命,叫她完完全全变成自己的东西。

但他终究没有这么做,反而鬼使神差地救下了昏倒的她,甚至带她回来,为她疗伤。

探明她伤势的一瞬间,方思明心中腾起一阵怒火,恨不能真取了少侠这自己都不去珍惜的性命。但也无法否认自己在后怕和庆幸,他的心思在那一刻避无可避,叫他不得不去面对。

方思明眸光沉沉,直盯着床上的少侠,他看着她明媚的眉眼,看了许久许久,不自觉地靠近了。

待他反应过来,温热的呼吸拂过他的脸颊,他忽地低下头,一双眸子正睁开了看他,熠熠生辉似蕴了万千星河。

终不悔

注意!本文极度OOC,cp是方思明X少侠,然而小明基本全程没露脸qaq,全是少侠的心理独白(瑟瑟发抖.jpg

本来想着写甜甜蜜蜜谈恋爱泡小明,不过作者文笔不好,瞎写了一个小时,结果不知道写了什么,请各位轻拍(buni

以及这个少侠不是正气凛然的那种,是伪君子式的,若有不能接受的请退出,谢谢。

中原的风是料峭的,似盈着万千哀怨,在你脸上和心上都划下数道口子。但或许风也没这么萧瑟,萧瑟的只是人心罢了。

少侠就待在风最盛的地方,她随意找了座山,踏着轻功到那顶上,遥遥望着天机营的方向,身上挟着风尘,眼神却空洞如一潭死水。

这几日少侠日夜奔波,从中原转到金陵,又行去江南,到最后还是日夜兼程地回了中原,心就在这旅途劳顿中一日日地沉了下来。

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这一路行来半点没寻到他的身影,更或者是寻见了,但他却不愿意见她而已。方思明若想少侠找不着他,就总有办法成功的。

正是知道这一点,少侠才回了中原来,其实她早就该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却终究怀有一点隐秘的心思,如今这心思也只能散了去。

方思明这人不冷不热的,每次见面总说着下次便是敌对,赠他宝石锦鲤也面色淡淡,与他谈天避不开冷嘲热讽,少侠便是想不明白,怎么会对他生出欢喜之情的。

自个儿经了这么多事,在他人眼中光风霁月,正气凛然,一切都按着她想的那样在走,却偏偏撞见了个万圣阁少主,明知与他交友定会招致闲言闲语,却是头一次执拗地去做,使她都变得不像她了。

或许一开始少侠还可以自欺欺人,但当苏蓉蓉劝慰她时,她却不由自主地言说相信,她便知道那不是不由自主,而是情之所钟了。

自此少侠为自己铺设的直路上有了岔道,每走一步都是一个抉择,只搅得她心绪不宁,再看不清自己的前路。

江湖中人说是恣意潇洒,却仍是被束缚着的,江湖道义听着大气极了,倒是给人圈了个监牢,规限起江湖人的一言一行,不若也不会有所谓善恶之分了。

正是如此,那些名门正道才能名扬天下,也只有正派大侠才受得江湖尊敬。少侠就是这样的大侠,至少在江湖人眼中就是这样的。

这也是近来少侠声名渐起的原因,少侠看得透彻,也深谙其中门道,一举一动便更显正气,纵是心中懒得理那些烦心事,却还是将自己扯入这江湖风波中,去换一个行走江湖时最重要的名声。

少侠是不理解那些大侠的,为了他人的得失将自己的安危搭上,在她看来再傻不过,人若是丝毫不计较自己的利益,那便算不上是这俗世中人了。

方思明也总与少侠说起这个,少侠仍记得他笑说时勾起的唇角和冰冷的眸光,那时她心中赞同得很,口上却与他反驳。

少侠一派认真地与他说,至少我对你便全没有这样的心思,他愣怔了一下,接着没了回答,之后两人寥寥说了几句,终是不欢而散了。

怎么可能没心思呢?少侠自嘲地笑笑,未愈的内伤在多日的奔波之下涩涩地彰显着疼痛,却引不回滞涩的心绪。

少侠清楚得很,自己是最不会做亏本买卖的人,她做的每件事都是牵扯着自身的利益得失的,用安危去换名声,用行事去换信任,对方思明,却是最贪得无厌的,捧着自己一腔满溢的欢喜,想去换他的一颗真心。

少侠在赌,用她的执著去赌方思明的在乎,她本是最为稳妥的人,此刻却用最荒谬的行为去赌一样虚无缥缈的东西。

少侠想起当日在天机营,自己说着要将他引回正途,心中却是真切希望着他能将自个劫走,什么江湖道义,皆是不如他的。

但少侠最终没说出口,万圣阁终究是作恶多端,江湖中人对其深恶痛绝已不是一日两日的事,自己的选择绝不可能掀起什么波澜。

少侠看得清楚,万圣阁看似势大,实则处境危急,堪称在泥沼中行进,不知何时便会万劫不复。但她心中清楚,方思明也清楚,劝阻对方思明绝不可能有用,这种情况下,想要拉他,在正道之中才是最好投机取巧的。

但当看到他眼中的疏离时,她真真切切地后悔了,她顾虑良多,却没有顾虑他的心情,所以如今才赌,哪怕安危奉上。

少侠从山顶一跃而下,去客栈牵回自己的马匹,再次向着金陵行去,她想起与他的相识,只愿他确是在看着她,只因那是她最后的机会。

抵达金陵时正是傍晚,少侠驾着马匹,在城中漫无目的地逛着,她衣饰整齐,眼神却已有些涣散,几日的奔波令她疲惫不堪,但愈发严重的内伤才是令她神志不清的罪魁祸首。

那日之后,少侠再未服过任何伤药,任疲惫和颠簸摧残她的身体,直将自己祸害成现在的样子。

然而进城之前,少侠却寻了一个小客栈,洗去身上所有的风尘,换了一匹神采奕奕的骏马,骑着它在整个金陵城中梭巡。

她在心中嘲笑自己,不知何时也优柔寡断起来,若照他的话来说,便是耽于情爱,难成大事,恰合她现在的情境。

她过去野心昭昭,欲求大事,如今在这情情爱爱的毒里滚过一遭,所求竟是只为一个人了,更可怕的是她竟沉溺进去,不愿解这毒了。

少侠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她晕晕乎乎地骑着马,恍惚间瞧了一眼,似是瞧见了玲珑坊韵着风情的门面。

少侠心中苦笑,看来今日许是会被领去点香阁了,也不知他若是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但也可能是她自作多情,因着如今这情景,她俨然是要输了。

迷迷糊糊地想着,少侠身子一顿,就这么栽下了马去,意识的最后,瞧见的是一张千娇百媚的脸。

想写伪君子式少侠,看上去正义爆表但其实满脑子都是骚操作。

但不是原随云那种。。。?

就剧情选项那些回答都是自我判断下对自己最有利的回答,表现得很嫉恶如仇只是因为这种形象最容易被人接受?

不过也不是没有道德心,但实际性格是过于理智,只愿意在不危及自身的情况去考虑他人,但还是很护短的。

本来打算一直这样下去然鹅撞上了小明,(划掉)打出结局乙后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划掉)满地图追着小明跑,见天就想着撩,具体可参考一下上条。

想写写看这样的少侠,有良知会触动但又算得上冷漠,很矛盾的一个人?(我在说什么

因为总感觉真·嫉恶如仇少侠和小明的话我只能写出BE(QAQ)

跟游戏中的少侠极度OOC,现在正在摇摆不定地犹豫当中,@苏潼 ,你觉得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打出结局乙后突然的脑洞,大概是报社的搞事想法,总之没那么玄妙,就是去他的江湖大义,我tm就是要泡方思明!

碎碎念

打出乙结局痛哭失声QAQ

呜呜呜小明你把我劫走吧我跟你走啊!!!我没犹疑啊,我很坚定啊!!!


“方思明,你把我想得太好了。”

“我那日说会把你引向正途,因着我说你是我朋友。”

“但我从未把你当作朋友,所以我想的也与说的不同。”

“我质问你那一日,心中想的是叫你把我劫回万圣阁去。”

“因为我心悦你,而情爱之事,本就是无法顾忌门派立场的。”

“作为朋友,我想你走正道。”

“但我心悦你,想要与你一起走。”

“我心悦你。”